自我歌词寄义再睹理思歌词爱戴的小孩

  一对怨侣,两颗破碎的心,这一秒,没有人能说得出话,看向远方的那一个以为明天还很长,却猛然发现故事早在上一个瞬间结束——这样的画面多么适合被文艺青年好好写个满堂彩,又多么适合被那些喜欢玩转意识形态的影像工作者刻画成壮怀激烈的4分钟作品。亲爱的小孩然而看热闹的我们若真的经历,又该是多么难堪纠结!

  爱情本不是生命最重要的部分,但它自从成为延续生命过程的最前奏,便有了难以磨灭的重要意义,就像凤凰必要踩过熊熊烈火燃烧自己才可以涅槃不朽。爱情大到可以改变整个人类,小到只是眨眼和呼吸之间的微弱颤动,爱情于是,可以伤到我们。凛冽的北风吹起,苍凉派的歌手们徐徐出动,把最惨烈的情歌唱到最大声,那些苦于无处投射自己伤心的爱人们终于能够号啕大哭。大雨哗哗降落,小伤小悲的爱人们期待的是可以听到让自己钻进记忆里好好畅快难受的声音,不求一个淋漓的泪水倾洒,只要一个结束的说法。无风也没雨的天气里,也会有心底酸楚不愿在树阴下走出一条直线的爱人们默默流着汗,觉得自己已不是自己,然后耳朵里是人文歌手的清醒思考。

  每种天气,每种心情,每种伤心,都该有对应的歌手匹配:那不是左脚对右脚的互补,而是照镜子一般完全的严丝合缝。第一种歌手,我们姑且想到他/她是迪克牛仔一类的呐喊型或者黄小琥一伙的深刻型,歌不必复杂旋律可以不用起伏,但要素是须得在副歌部分有个强烈的爆发点,令听到的人满脸是泪地张大嘴巴吼唱。今年红了一首《没那么简单》就是最好的佐证,姚若龙的词浅显却十分见功力,一句“什么都不懂的年纪,再见理想歌词曾经最掏心,曾经最开心”杀倒无数爱人。第二种歌手,他/她其实完全可以是周杰伦的忧愁伤感,也可以是蔡依林的痛定思痛,歌简单又是上口的,大喜大悲都以平和的方式被表现出来。周董新唱片里的《雨下一整晚》,有着江南烟雨的潮湿也有着秋夜凄风苦雨的难以自已;蔡地才同学的苦情歌里则常年有种为难自己的情绪弥漫,一个坚强又脆弱的女子的心往往是苦撑和假装的悲剧汇聚。第三种歌手,我们想象他/她是陈升的放浪和陈绮贞的清醒。陈升从来不会苦着自己,他在爱情的最初就把自己是个《风筝》的事情说个明白,所以他不纠结不缠绕更不痛苦。与之形成对比的陈老师像个游吟诗人,一样能够把《旅行的意义》的真谛化解在“你离开我”四个字里。各不相同,却各有各的拥护者,这就是三类歌手的存在状态。可是,突然的自我歌词谁又能在迷乱的爱情对抗里想到把自己比喻成躺在你衣柜里的透明影子?还有差点要被遗忘的杨乃文,她的《今天清晨》得唱伤多少颗心?

  天亮之前,好好对看一眼。“是否很惊讶讲不出说话,突然的自我歌词寓意没错我是说你想分手吗”,能写出这一句当开头的黄伟文绝对是经历过爱情战争的个中人。假如某天你不小心听到这首《好心分手》,然后又不经意听懂了这句广东话,千万不要泪如雨下,这些填词谱曲和唱歌的人,他们就是我们自己心灵的捕捉者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Powered By Z-BlogPHP 1.6.6 Valyria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